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涉及“潲水养猪养鸡……”可行吗? ...

@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的优势与难点》通俗地讲涉及“潲水养猪养鸡养...”可行吗?安全吗?老百姓认可吗?等问题;我相信60年代及之前出生在农村的朋友都有一定的家里的剩饭剩菜+割猪草+养几头猪来补贴家用的幼年记忆;也不知道何时开始童年记忆中宝贵的人畜粪便、剩饭剩菜成为了垃圾?当年我伯父当生产队队长其中一个最艰巨的任务既然是带领村民去街上抢粪。

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的优势与难点

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涉及“潲水养猪养鸡……”可行吗?

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1]:主要指将餐厨垃圾经物理法高温消毒和烘干粉碎后制成动物饲料或经微生物发酵处理后制成生物蛋白饲料。

优势

1、 餐厨垃圾来源广泛、产生量大、成本低廉[2、3] 。

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涉及“潲水养猪养鸡……”可行吗?

2、餐厨垃圾富含蛋白质、脂肪及各种微量元素,蛋白和能量水平介于玉米和豆粕之间,是一种高能高蛋白优质饲料原料,营养成分含量完全可以满足其作为饲料原料的基本要求[4]。

3、国内饲料工业处于快速发展期,但国产蛋白原料供应远不能满足国内需求,餐厨垃圾饲料化可拓宽蛋白饲料的来源,产品市场潜力巨大,饲料化技术市场广阔,产业化前景可观[2、3、5-7]。

4、制成的蛋白饲料具有蛋白消化吸收率高、营养功能多、适口性好、增加动物的采食量等优点[3、8-12],且连续生产并不受气候、土壤、自然灾害影响,成功率高[3]。

5、食物垃圾饲料化处理可行成一个新的产业,带动物饲料、养殖等相关加工业的发展增加就业[2、13]。

6、实现餐厨垃圾高效、合理、资源化利用,对消除环境污染、改善生态环境有重要意义,具有较高的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2、5、9-11、14-18]。

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涉及“潲水养猪养鸡……”可行吗?

二、难点

1、存在很大的饲料安全隐患:易滋生大量病菌、产生毒素威胁、污染饲料并感染动物、造成人畜共患病的传播[19-21];饲料中的动物蛋白被同种动物食用后可能引起潜在的、不确定性疾病的风险,即同源污染[2、4、5、21-23]。

2、饲料含盐量过大,对成年畜禽的生长会有一定影响[5、19]。

3、饲料化技术比较复杂,且要求有一定的规模以便形成工业生产。王,缺乏成熟的处理工艺,加工工艺不完整及加工设备少[2、21]。

4、餐厨垃圾成分与性质变化范围很大,且呈无规律的波动,给饲料化处理带来很大的难度[19]。

5、收集过程和收运方式使餐饮垃圾受到污染,不能加工制成饲料[6、20]。

衡芮: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涉及“潲水养猪养鸡……”可行吗?

[1] 张韩,李晖,韦萍. 餐厨垃圾处理技术分析*[J]. 环境工程,2012,30.

[2] 严武英,顾卫兵,邱建兴,等. 餐厨垃圾的饲料化处理及其效益分析[J]. 粮食与饲料工业,2012,9.

[3] 王莉,刘应宗. 公共餐厨垃圾饲料化项目生产可行性分析[J]. 中国酿造,2009,12(5).

[4] 徐长勇,宋薇,赵树青,等. 餐厨垃圾饲料化技术的同源性污染研究[J]. 环境卫生工程,2011,2(19).

[5] 李俊,刘李峰,张晴. 餐厨废弃物用作动物饲料国内外经验及科研进展[J]. 饲料工业,2009,30(21).

[6] 董传杰. 餐饮垃圾饲料化处理的影响因素[J]. 环境卫生工程,2007,15(3).

[7] 付婉霞,王会红. 餐厨垃圾资源化技术及应用[J]. 建设科技,2008(2):94-95.

[8] 刘稳结,王际辉,叶淑红,等. 高蛋白豆粕饲料发酵条件研究[J]. 中国酿造,2010,29(2):127-130.

[9] 蔡静,张紊玮,贝建民,等. 餐厨垃圾微生物发酵生产蛋白饲料的工艺优化[J]. China Brewing,2015,34(2).

[10] 庄禧懿,储卫华,马兴旺,等. 餐厨垃圾微生物发酵生产生物饲料的研究[J]. 化学与生物工程,2012,29(1):85-86.

[11] 付婉霞,孙丽娟,刘英杰. 利用食物垃圾生产微生物蛋白饲料的发展前景*[J]. 环境卫生工程,2006,14(3).

[12] 陆熹,李霞,仲小兰,等. 微生物发酵在我国饲料工业中的应用及发展探讨[J] 现代农业科技,2008(1):156-158.

[13] 葛乐通,施昱,沈惠平,等. 城市食物垃圾饲料化处理技术及制备研制*[J]. 江苏工业学院学报,2003,15(3).

[14] 龚仁,宋鹏,陈五岭. 餐厨垃圾发酵生产生物活性蛋白饲料的工艺研究[J]. 饲料工业,2008,29(24):39-42.

[15] 苏维洲,高雁,孙震,等. 餐饮废弃食物(泔水)加工再生为蛋白质饲料的探讨[J]. 饲料工业,2003,24(10):51-53.

[16] Tsai H S,Liu C P,Yang S S. Microial conversion of food wastes for biofertilizer production with thermophilic lipolytic microbes[J]. Renew Energ,2007,32(6):904-915.

[17] Mustafa C. The potential of restaurant waste lipids as biodiesel feedstocks[J]. Bioresource Technol,2007,98(1):183-190.

[18] 李建政,汪群慧等. 废物资源化与生物能源[M]. 北京:化学工业出版社,2004

[19] 继宁. 餐厨垃圾饲料化处理的风险及改进措施 [J]. 中国食品报,2014,2(007).

[20] 张晴,胡建坤,李俊. 我国餐厨废弃物用作动物饲料现状及其对策分析[J]. 粮食与饲料工业,2010,1.

[21] 南楠,高云峰,李俊,等. 餐桌剩余食物饲料化利用研究[J]. 饲料研究,2014,07

[22] 袁世岭,李鸿炫,毛捷,等. 餐厨垃圾饲料化处理的研究进展[J]. 资源节约与环保,2013,7.

[23] 卞荣星,戴成吉,张令钢,等. 探析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后的饲料化问题[J]. 饲料厂商,2009,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用心服务创业者
0851-88611148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意见反馈:admin@0851life.com

扫一扫关注我们

Powered by 童码少儿编程 X3.4© 2001-2013 0851life Inc.|网站地图